科普园地

35岁,黄金时刻的职业危机

来源:  作者:   时间:2012-07-06

  35岁是职业生涯的黄金期,他(她)们往往在企业中身负要职,收入颇丰,生活物质条件比较富足,但是在这春风得意背后却隐藏着严重的职业风险。本期案例和分析,试图探讨如何面对、规避这种风险。
  大学毕业工作七八年,顺利的话,应该能够坐到部门经理一类的位置;再在部门经理的位置呆上五六年,如果没有升迁,看不到四十岁以后的发展,人生的坐标点不再上升跳动,就会产生困惑,面临选择。
  我在读MBA时的一些同学,现在就到了这个年龄阶段。这是他们其中几个的故事,他们的机遇或许不尽相同,但面临的问题却带有普遍性。
  无法跳出自己的圈子
  A最早在一家合资的灯具公司工作,负责上海地区的销售业务。他读在职MBA的事情,在快毕业的时候,被老板知道了。老板其实蛮嫉妒他的,因为上海的销售业务主要靠他。老板要他作出选择,要么读书,要么辞职。结果他辞职了,继续读书。那时候他大概只有三十一两岁。
  辞职以后的经历并不太顺利。开始是自己开公司,但公司只开了一个月,没有做下来。他想做一个代理品牌在上海的负责人,但也没有成功,因为类似的职务大多不是外方直接派人过来,就是合资方这边上级任命的。没办法,他只能继续求职,把求职的职位降低,还是做销售经理。结果一家欧洲的公司和一家美国的公司都要他,他接受了美资公司的职位,到国外进修了两年,还是做销售经理,负责南方区域,经常出差,对原来的客户重新拜访了一遍。这样做了一年多,他就产生厌倦情绪,因为他做的工作跟原来的没有多大差别。而且许多事情还是做不了主的,上面还有客户总监。
  他说过,如果跳槽,职位还是跟过去一样。因为人家要他,还是基于他的工作经验。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在职务上没法出头,在这样的工作上,他已经做到顶了,他很清楚,再做五年六年自己还是一个销售经理。而他希望做一个外资企业驻沪办事处的首代,或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代理人。
  换个更大的缸
  B读MBA的境遇比较好,单位不仅同意,而且还据说承担了学费。他快毕业的时候,从销售经理转到了人事经理的位置。公司让他读书,自然是想培养他,包括让他做人事工作,是有考虑的,想让他再去下面子公司任职的。而一般在职再去读MBA,总是期望能够在职业上有新的转机,就像一条鱼在一个缸里呆久了,总有换一个更大的缸期望。读书期间,外面的猎头公司找过他,他回绝了,因为觉得自己的公司对他不错。但一圈下来,不知道什么原因,他就在人事经理的位置上不动了。
  他觉得这样下去就比较平庸了,他明白,想从一个缸换到另外一个大缸,不完全是自己可以决定的,还有很多外部的因素。所以一度还产生了移民的想法,毕竟在公司里干了十几年,自己没有多少发展,也要为小孩的将来做些打算。但思来想去,觉得还是国内发展机会多些。大概是去年吧,他要求到外地的分公司工作,迫使自己再去开辟一块新的境地。他现在干得还是比较开心的。
  追求喜欢做的事情
  C是个比较活跃的人。他最早在外资企业里做行政方面的部门经理,呆了七八年,就离开了,那时只有三十岁,也正值互联网比较热的时候,通过猎头公司进入一家网络公司当副总裁。做了不久,这一波的网络热就过去了,境外资金停止投入,他的CEO呆在国外也不常来,整个公司就由他来维持运作。这家网络公司规模还不小,尽管没人继续往里扔钱了,但公司本身还有数千万美元的现金。当时我们在一块聊的时候,他也说过,要再撑个五年是没有太大问题的。可这只是在帮别人撑而已,对自己的发展却并不有利。这时候也有猎头公司找上门,但因为整个网络公司热在冷下来,所以提供的都是些部门经理一类的职位,他不满意。
  也是去年吧,他已经三十四岁了,下了个决心:跳槽一家民营企业工作。类似他这种情况,一般总是从外资企业再流到外资企业,而且他最早呆的公司规模很大,那家网络公司在业界也属于中上端的,但却一下子去了一并不很有名的民营企业做副总,而且是在外地的,当时我们同学都觉得蛮吃惊的。
  而他感觉不错,觉得能得到发挥。公司虽然只有一百多人,但老板给了他股份,他在那儿干,带有点合伙人性质。
  他的这种情况带有一定普遍性,很多人就是想追求这种感觉:工作就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在物质条件基本不变的情况下。